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FXDD平台交易点差?

FXDD极具竞争力的点差 FXDD 是世界领先的在 线外汇交易平台,是您可以信赖的专业外汇交易 商。FXDD 以无可比拟的的客户服务、技术支持 及同行业最出色的交易系统使其成为您理想的选 择,是您成功的第一步。

FXDD平台有什么优势?

FXDD 是世界领先的在线外汇交易平台,是您可 以信赖的专业外汇交易商。FXDD 以无可比拟的 的客户服务、技术支持及同行业最出色的交易系 统使其成为您理想的选择。我们服务对象包括金 融机构客户、对冲基金……

外汇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外汇新闻   

专访朱民:跨国企业不可能放弃中国 警惕美元宽松下的大泡沫


发布时间:2020-10-15 08:38:27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了巨大挑战。为推动建设性对话,探讨走出疫情危机、助力全球转型、培育新经济时代重要发展动力的最佳途径,2020年“创新经济论坛”将于11月16日至19日以云论坛形式举行。

  论坛举办前夕,作为“创新经济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专访,就疫情中的刺激政策、弱势美元下的贸易和投资以及全球供应链的重塑发表了见解。

  第一财经:疫情后世界经济发生了许多重大转变,最重要的转变是什么?

  朱民:作为一名经济学家,我觉得这次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了持久性损伤。持久性损伤有两个含义,第一是经济形成了衰退,把全世界经济运行的轨迹移到了一个较低的水平。疫情发生前,世界经济维持在一个增长水平,疫情后有一个大幅度下跌,今年预计4.4%的下跌。我们估计,这次全世界大概永久性地损失了8万亿到9万亿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这些损失已经不可能补回来了。

  下跌之后再上升,只能沿着被压低的、次优的、低水平的轨迹往前走,但这个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这次疫情严重地损伤了供给侧的生产能力,失业大幅上升。我们看到,在美国、欧洲等其他经济体,劳动力的参与率下降。与此同时,供应链被打乱并可能发生全球再造,科技也驱动了全球产业结构的重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全世界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在下降。我这里讲的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第一个讲的是全球经济的水平移到了低水平再上升,第二个是说上升增长的速度在放缓。

  这是一个巨大影响,全球潜在经济增长速度在下降,那么当然对全世界人民的收入,特别是对贫苦的、对发展中国家、对新兴经济体的发展,都会有很大影响。在这个意义上,全球的合作就特别重要。

  第一财经:政府需要维持援助政策到什么时候?我们如何判断这个时间点?

  朱民:援助政策包括由央行提供流动性,这是毫无疑问的,全世界几乎都一致,区别在于流动性的深度,也就是说央行入不入市。现在欧洲以及美国的央行已经进入市场,成为市场的坐庄者。

  在财政政策的支持上,各国政府的区别很大。欧洲和美国的财政政策主要是支持个人,通过失业救济和维持企业的就业、补贴工人工资,救助直接是发到了个人,极大地推动了个人消费,维持经济增长。欧美国家个人消费占到整个经济比重的70%以上,通过这种方式直接稳住了消费。

  所以,我们在美国看到了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在疫情中个人消费的总量是超过疫情前的。因为政府每周补贴600美元,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遇到了新的挑战,就是政府的财政资源有限,不能无限制地支持。如果政府不能无限制支持,个人的消费就会继续下跌,而且从欧洲的角度来说,如果企业得不到补偿、不能继续维持就业的话,失业率就会进一步上升,现在失业率已经很高了,所以现在这个政策就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

  第一财经:与2016年末不同,美联储无意加息,但是大规模的财政宽松又会压低美元的价值,弱势美元会给贸易、投资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朱民:现在看来,美国的利率会在中期的水平维持在零,如果经济恶化的话,不排除进入负利率。虽然美联储再三说不会进入负利率,但这只是在现在的情况下,因为美国经济复苏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哪怕至少是未来两三年的零利率,流动性宽松下财政赤字高企,所以美元在贬值通道至少是持续低位,这跟整个宏观架构是一致的。

  这里有两个层面的理解。第一个层面是零利率使得美元在资本市场的需求性大大减弱。第二个是财政赤字高涨,以及财政赤字的不确定性,使得市场对美元的基础支持产生疑虑,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通常我们说财政赤字加大的话,会使得货币的价值发生变化。因为美元也是信用货币,而如今美元的信用其实也在削弱,所以我觉得市场对美元的需求会下降。

  与此同时,流动性宽松下美元会流向全世界市场,特别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所以出现的结果就是全球性的美元流动性宽松。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会改变全球的经济和投资结构,特别是要注意会不会产生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的问题,比如说资产泡沫,包括房地产泡沫、股票市场泡沫等。上世纪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后来的拉美危机,以及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们都看到过类似现象,所以当美元大幅度流出去的时候,宏观审慎监管政策就变得特别重要,需要特别警惕。

  第一财经:目前热议的供应链重组问题,其实在日本大地震、泰国海啸的时候,都讨论过,但其实后面并没有大动干戈,这一次会来真的吗?

  朱民: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全球供应链其实一直是在扩张的,全球化由此得到推进和发展,这对全球的经济发展,对新兴经济体、低收入国家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产业链过长、分工过细,使得产业链本身的脆弱性也成为一个问题。这次又提出这个问题,是有两个完全不同的新因素。第一个因素是地缘政治,第二个大的考量是科技。科技使得产业的配置靠近市场端,而不是靠近低成本端。

  这两个新因素加在一起,我觉得全球产业链在今后5~10年会发生一系列变化。但我们要注意,产业链变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而不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此外,中国市场如此强大、增长如此强劲,中国的商品需求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市场,所以跨国企业也不可能放弃中国市场。我们做的调研表明,现在很多国际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已经超过了其在母国市场的占有率,也就是说中国市场的利润来源在其整个全球分布中的比重会越来越高。最近几次调研显示,绝大多数外国公司都会继续留在中国发展。但与此同时,科技和科研中心的布局也可能发生变化,对此不能低估。

  总而言之,我们看产业链,要看到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要看到政治的因素,要看到技术的因素,也要看到当地成本的因素以及经营环境的因素,要把这几个因素结合起来。所以中国最近大力强调继续改善营商环境,保护知识产权,继续开放,我觉得这是应对当前产业链全球化再定位的非常重要、非常积极的政策,对稳定在中国已有的产业链、对稳定全球的产业链,都是有帮助的。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本文地址: //fxdd.yahui.cc/news/92810.htm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澳大利亚央..
下一篇 疫情之下美..
风险声明:外汇交易尤其是保 证金交易具有较高的风险,未必适合所有投资者,使用杠杆比例进行外汇操作对交易者有利也有弊。在决定投资外汇市场前,您应该仔细考虑 投资目标、经验水平和承担风险的能力。若有任何疑问,应该向独立财务顾问咨询。